堂號與郡望


堂號是一種地緣關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台灣地區所見的堂號,絕大多數是郡望堂號



龍德第

        創立者為林潤生,其原因為林潤生育有九男一女,唯一的女兒為「十妹」,在興建住宅時,以「九龍新世第,十得舊家風」為楹聯,九男是九龍,再添一女就是十德,故此取名為「龍德第」,除了期許子女都成闖出一番事業之外,也希望世代子孫傳承林家忠孝家傳的家風(林振豐,2008)。


青錢第

        張薦祖張鷟,唐朝陸澤人,唐高宗調露年間,號青錢學士,遣詞用字極其艷麗,時稱其文「由青銅錢,萬選萬忠」;在此時,

        青銅錢是價值極高的貨幣,〔書言故事文章類〕:

        「屢試屢中之文,日青錢萬選」,故此,「青錢第」以先祖張鷟文學成就而自立堂號(林振豐,2008)。

至德堂

        源於周朝,王位之爭,于太伯主動讓賢,備受古人稱讚。子曰:「太伯可謂至德矣,三以天下讓,民無得而稱焉。」,後世,「至德」、「讓德」之堂號皆源自於此(黃晴文,2009)。

風水


        中國的風水文化源遠流長,至今仍可見其影響,而迷信風水早已成為中國人傳統的文化特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廣義來說,風水有分陰與陽,陰為葬地,陽為住宅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家人稱先人的墳墓作「風水」,稱陽宅為「屋場」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於建造「風水」時的地點、方向、時辰極其講究,甚至比興建陽宅還重視。好的風水,可以庇蔭陽居子孫。因此有客家諺語:「頭風水,二屋場。」的說法。 (鍾鐵民)


        由這些族譜證實風水的觀念根深蒂固於客家人,雖說記載或許不是非常詳細完備,但皆有粗略的描述與風水的概念。

郎名


        郎名是古代畬族和客家族群常見的一種命名方式,其特點是以”大、小、千、百、萬、念(甘)”等字為字頭,以”郎”字為字尾,中間加以表示排行順序的數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永定縣湖坑鄉《李氏家譜》說:宋元時期,「其時俗重師巫,盡皆以郎為名,混同莫辨。」可見那時候,巫道在民間具有很大的影響力。有的宗族甚至在他們的族譜哩,把這種有「郎」的名字通通記成「法名」、「秦名」。這種命名方式直至明代中葉以後才逐漸消失,有的甚至持續到明末清初。(楊彥杰,2003)


        唐宋時期,與當地土著畬民交錯雜居,從而將郎名傳播給畬族。畬族是接受漢族的郎名之後,根據自身文化習俗進行的部份的融合,將郎名的使用訂立一套標準,在客家先民與畬族族群交融的過程中,又反過來影響客家先民。(董建輝,2006)


        “郎名”的起源是從唐代開始,宋元兩代因為民間道教的興起,讓”郎名”數量遽增,但此時“郎名”與現代客家 ”郎名”應有所區分,兩者並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到後來畬族產生了自己獨特的 ”郎名”文化,並透過族群交融的過程中再次影響客家先民,讓至今的”郎名”有規定此稱號生前不能使用,只有等到去世之後,才能在祠堂和族譜中使用,或是將數字特殊單字頭列出來,並規定一代只能使用一個字頭這種新規範。

世新


        某些客家族譜記載非常詳細完善,通常都會出現將祖先世系拉到炎帝、黃帝的現象,或是某某族譜是某國歷代皇帝的後裔,這種情況可能要歸屬於客家人的個性,客家人認為自己是純正的漢族後代,具有高貴的血統,因此會有突顯自己是某國歷代皇帝的後裔或是祖先是名人等現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有一種可能是受古代封建制度觀念的影響,在古人只要是皇親國戚或是受人景仰的名人,在當時的社會地位必定明顯提升,不會受到欺負或是瞧不起,因此在某種程度上或許是為了提升社會地位的心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