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搣籮搣䈪】彭瑞珠原作

尖山透豐原个大路脣,起起一間新重重仔个三棧樓店面,厥
左手析有一間紅毛泥地、磚屋腳、四圍竹柵、禾稈屋頂个篾仔店;
右手析又一間黃泥地、泥磚泥壁菅草屋頂个篾仔店。該係民國六
十零年,臺灣个茶米還當外銷時代。幾百戶仔人家个細莊頭仔
有十過間个茶工廠,兩個老人頭家搣籮搣䈪無閒洎杈人客定好个
貨做都毋得掣分人。
瘦瘦仔个阿福伯歇在店對門、講四縣,價數做得參詳、事趕得、
硬性、講話直堵,還係一個接骨師傅──「來來來,看一下時鐘
仔!幾多點吔?」一挩一𢱤,走忒手腕、落忒个下頷都鬥轉去
哩,總係下擺仔還係有人痛到「阿姆子哀唷!」唩唩喊,咒孤罵
絕个也係有。較矮㑁个阿海伯屋下在店後背、講海豐,價數毋好講、
事莫追、恬性、罕得噥哢。兩儕人个工都做到異幼,做个籮籠也
盡有信用
食飽朝趕等破篾仔、修篾仔,係佢兜儕逐日頭路。㧡泥个畚
箕、抔穀个𥯥箕、簸米个簸箕,㧡菜个四角菜籃、擐牲儀个圓菜
籃、吊高高譴貓仔氣死貓,穀籮、米篩毛籣、飯撈、茶䉂、豬
籠、字紙籠,餳毛蟹个籠仔、捉蝦公个笱仔,粗工个火炭籠、幼
工个籮䈪,所有篾仔做得出來个籠䉂,佢兩儕都有法度搣分人客
成時還愛摎人整籮、整籠、整竹椅,無就做幾張仔細竹椅仔放等
人客坐尞食飽夜,點一葩火又愛煞煞趕事罕得有好清閒
摘茶、做茶个時節,歸莊仔人無閒摘茶、歸莊頭仔都係焙茶香味
──日連夜,歸禮拜仔毋會停、毋會散。摘茶用个䉂公、裝茶菁个
茶籠仔下下都還做毋掣分人客討。
民國七十年以後,產業个政策轉變哩,大間个製茶廠收起來
吔、禾頭田開始休耕咧,茶園翻忒種菜个種菜、田坵放佢生草个
生草。耕種摘茶㧡擔个人都少吔,做篾仔个頭路也就閒哩,兩
老人家堵好也老哩、準退休吔、篾仔店就放佢橫忒去咧。選竹、
倒竹、破篾、挷篾、修篾、浸竹骨、拗竹骨、焙竹骨、做竹箍,做
師傅搣籮搣䈪个身影,只有鏡鮮个留在莊下頭擺頭擺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