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碗項个烏珍珠】林秋香原作

【碗項个烏珍珠】林秋香原作
屋下歇在偏遠个山下莊,每日三餐食雜都毋方便。俗話講:
天晴做田,天雨做粄」。記得還細个時節吾姆日日都在田坵肚
做到兩頭烏,淨在落雨天無就過節,正有時間叔婆伯姆共下來做
粄仔,分細人仔嚐著滿足又幸福个味緒總愛阿姆有閒,佢會做一
種分𠊎
吾姆就會同叔婆伯姆共下來做豆豉脯,好留來明年冬下落雨天
有菜傍飯
喔!遠遠就鼻著豆仔香味原來吾姆早就無閒洎杈灶下
豆仔𠊎兜細人仔當無閒在該踏出踏入,一下𢯭手燒火,一下
豆仔煠好欸吂?阿姆總會笑等講:「細人仔毋好在這交手亂串,
手若人个腳樣仔,行遠啊去尞。」。無幾久吾姆摎煠好个豆仔
簸箕放在樵草頂高日頭過一下仔,就鼻著一陣一陣个香味
𠊎兜肚屎早就咕嚕咕嚕響,𠊎同老弟忍毋核,就會偷偷仔扡一扡,
喔!這就係盡湛斗个零嗒
豆仔晒欸一日過,還有一息仔溼潤溼潤,吾姆會用手揢看啊,
毋會黏手,就會摘幾皮仔吊菜仔葉,攤在簸箕項,再摎烏豆仔
落去,頂項用兩三層布袋弇等。大約仔過忒一禮拜,去貶開豆仔
來看有發青青个毛無? 係有發吔,就愛拿豆仔出去日頭,再用簸
箕拝拝啊,順續仔青青个毛拝忒去。該暗晡吾姆總會準備一隻
腳盆,摎拝淨吔个豆仔倒落去,用糖、鹽、酒共下擌擌
啊,再
入落盎仔肚,等豆仔自家發欸一禮拜後,再看豆仔綿綿無? 係綿
吔就愛拿出去晒燥,最後封盎就做得保存盡久,這就係最好傍飯
豆豉脯。
記得每年到吔五、公月,屋脣該頭番檨樹打青番檨吔,老弟
會跋上樹頂摘青番檨來食,酸丟丟仔个青番檨,剖開來裡背一息
豆豉脯,該食起來一息仔酸甘酸甘个味緒,到這下愐著都會
口涎水。有時放學轉到屋下早就肚飢肚屎背囊吔,這時節
總愛廚仔項有冷飯,放一息豆豉脯就係最好食个點心。有時
吾姆會摎豬油渣豆豉脯 啊,飯碗項个豆豉烏金烏金就像
樣仔,盡餳人食,這就係最上等个料理。該暗晡大家都食到拂哩
呼嚕,兩下半飯就划淨淨。吾姆還笑講:「食著好食,舌嫲都會
落去樣仔。」。豆豉脯分𠊎兜細人仔食著滿足又幸福个味緒,到這
下都還想愛尋尾。

【轉妹家】曾雪蓉原作

【轉妹家】曾雪蓉原作
「羊咩咩,十兪歲,坐火車,轉妹家,兩斗米,打粢粑,無糖
好搵搵泥沙。」這係𠊎還細時節,同該兜細人仔輒常會念个童謠
該央時个𠊎,當然毋知轉妹家係麼个味緒?毋過逐擺看著叔伯阿姊
總係歡喜喜轉屋下,又係目汁濫泔个離開妹家,𠊎還較分毋清
轉妹家到底係快樂抑係傷心 ? 一直到自家變成爺哀妹仔賊,𠊎
正知轉妹家就有一種又歡喜毋盼得个心情。
𠊎係吾屋下吊尾錘,人講:「滿女滿嬌嬌,屙尿愛人兜。」
𠊎正經阿爸縱到嬌尸撥撥,雖然阿姆也當惜𠊎,總聽人講:「爺
惜大,娘惜尾滿。」毋過𠊎係繫在阿爸褲頭項跈等去逛街个,
也係坐在阿爸膝頭頂聽佢講古聽大个,故所𠊎黏阿爸時間顛倒
較長,雖然恁樣阿姆有成時也會匧𠊎,講𠊎淨係阿爸妹仔
定。到𠊎愛嫁人該日阿爸講麼个,就目珠紅紅,一下仔摸吾个
頭那毛,一下仔揢緪吾个手,𠊎摸著阿爸个手,燒熝熝仔,係一種
實在又溫暖感覺
吾妹家離𠊎歇个所在盡遠故所𠊎一年正轉去兩三擺仔定定
逐擺轉去个時節阿爸總會兜一張凳仔坐在門前等𠊎,一看著𠊎就
講:「恁會擇,擇該麼个日仔毋係發風落雨就係三更半夜,下二
擺𠊎無愛等你哩!」。等𠊎愛離開屋下該下阿爸強強愛將屋肚
傢伙全部搬到吾个車頂,搬一項念一句:「妹仔正經妹仔賊。」
毋過佢面項个笑容,同人講恁歡喜又恁滿足。
恁多年過忒,𠊎早就慣吔,看阿爸兜一張凳仔坐在門前等𠊎,
試著該係大自然最靚个一幅風景。
一直到舊年阿爸過身,𠊎轉到屋下看毋著阿爸个身影,摸
毋著阿爸燒熝熝仔个手,淨伸著一張冷冷个凳仔在該搖啊搖,𠊎正
相信阿爸既經毋在哩。
這下不管有幾無閒,𠊎總會時間拚轉妹家,因為𠊎毋盼得
姆,因為「千跪萬拜一爐香,毋當還生一碗湯。」
阿姆阿爸過身以後,就「老人成細子」,越來越像細人仔
看著𠊎就會講:「你仰無唚𠊎呢?」𠊎煞煞阿姆瘦夾夾个圓身
揇緪緪;𠊎試著自家還幸福,因為還有得人惜阿姆好惜。
這下,對𠊎來講,不管阿爸還在抑係毋在,妹家係𠊎這妹仔
想著就有笑容个地方;妹家就係妹仔感覺溫暖位所;妹家總
妹仔心肝頭永久做得偎凴所在;「轉妹家」就係𠊎又歡喜
毋盼得時節

【阿水伯婆个蓮霧】江昀原作

【阿水伯婆蓮霧】江昀原作
還細時節有一擺跈等阿哥上山撿樵,佢撬等一支擔竿同一
絡索,行對上屋阿水伯婆屋面前過,看著側膁蓮霧熟吔,
就喊𠊎先走到頭前五百八尺个草頭下囥等,吩咐𠊎:「等下聽著狗
吠、伯婆罵,你毋好噭、毋好驚,乜做毋得出聲喔,知無?」阿哥
緊比頭前該墩大嫲頭个菅草,又講:「你一聽著開聲喊就起勢走,
知無?」 單淨戇戇緊頷頭,毋敢講毋好,對𠊎來講這係當得人驚
个事情。
等𠊎囥好勢遠遠看阿哥擔竿去揰蓮霧蓮霧溚溚跌,
狗仔一聽啊著聲定定,就煞猛牯吠,吠到幾下重山外就聽得著
強強食忒樣仔阿哥手腳盡煞,拈著幾粒仔蓮霧遽遽走分狗
仔逐,阿水伯婆聽著狗吠聲,走出屋簷下大嫲聲緊咄:「孤盲子,
又來偷摘吾蓮霧,等下就去投若婆,佢定著摎你打到半生死……。」
吂等阿水伯婆罵煞,阿哥起腳走,一路喊𠊎走較遽兜仔,𠊎還係
路走一路噭,兩儕走到無力正停下來。阿哥蓮霧衫帕捽捽啊,
分𠊎幾下粒,喊𠊎毋好噭,遽遽食。恁熱个天時摸著涼涼个蓮霧
轉噭換笑,蓮霧酸酸無異好食,毋過有水份就罔吞,一下就食淨淨
阿水伯婆莊頭透莊尾算起來,盡齧察又盡惡个婦人家。上莊
下莊有出名罵人就像放送頭樣仔,la-ji-io 撙啊開,就毋記得
忒。自阿水伯八過身 10 過年,厥倈仔心臼阿爸送上山頭無幾久
搬个搬、瀉个瀉,過年過節乜罕得聽著有哪個倈仔妹仔轉來看佢。
孤栖栖个阿水伯婆,越無伴孤栖就越勢噥噥噥噥噥無停平常
時乜無人敢去厥屋下尞。該日堵著吾哥番綻,偷摘厥蓮霧,𠊎
兩儕人走到當遠吔,還有聽著佢咒孤罵絕聲哨
有一擺𠊎兜兄弟姐妹共下閒談時節,講起頭擺這隻古,
阿哥講:「阿水伯婆蓮霧又酸又澀哪有好食,實在毋係好摘厥蓮
霧,係想愛頂碓阿水伯婆出來罵人生趣畫面定定想著佢一儕
人歇,無伴無陣又無人敢去厥屋家,係有麼个長短無人知,去搣
射佢一下,知佢健健會罵人做得放心得是仔。」

【搣籮搣䈪】彭瑞珠原作

尖山透豐原个大路脣,起起一間新重重仔个三棧樓店面,厥
左手析有一間紅毛泥地、磚屋腳、四圍竹柵、禾稈屋頂个篾仔店;
右手析又一間黃泥地、泥磚泥壁菅草屋頂个篾仔店。該係民國六
十零年,臺灣个茶米還當外銷時代。幾百戶仔人家个細莊頭仔
有十過間个茶工廠,兩個老人頭家搣籮搣䈪無閒洎杈人客定好个
貨做都毋得掣分人。
瘦瘦仔个阿福伯歇在店對門、講四縣,價數做得參詳、事趕得、
硬性、講話直堵,還係一個接骨師傅──「來來來,看一下時鐘
仔!幾多點吔?」一挩一𢱤,走忒手腕、落忒个下頷都鬥轉去
哩,總係下擺仔還係有人痛到「阿姆子哀唷!」唩唩喊,咒孤罵
絕个也係有。較矮㑁个阿海伯屋下在店後背、講海豐,價數毋好講、
事莫追、恬性、罕得噥哢。兩儕人个工都做到異幼,做个籮籠也
盡有信用
食飽朝趕等破篾仔、修篾仔,係佢兜儕逐日頭路。㧡泥个畚
箕、抔穀个𥯥箕、簸米个簸箕,㧡菜个四角菜籃、擐牲儀个圓菜
籃、吊高高譴貓仔氣死貓,穀籮、米篩毛籣、飯撈、茶䉂、豬
籠、字紙籠,餳毛蟹个籠仔、捉蝦公个笱仔,粗工个火炭籠、幼
工个籮䈪,所有篾仔做得出來个籠䉂,佢兩儕都有法度搣分人客
成時還愛摎人整籮、整籠、整竹椅,無就做幾張仔細竹椅仔放等
人客坐尞食飽夜,點一葩火又愛煞煞趕事罕得有好清閒
摘茶、做茶个時節,歸莊仔人無閒摘茶、歸莊頭仔都係焙茶香味
──日連夜,歸禮拜仔毋會停、毋會散。摘茶用个䉂公、裝茶菁个
茶籠仔下下都還做毋掣分人客討。
民國七十年以後,產業个政策轉變哩,大間个製茶廠收起來
吔、禾頭田開始休耕咧,茶園翻忒種菜个種菜、田坵放佢生草个
生草。耕種摘茶㧡擔个人都少吔,做篾仔个頭路也就閒哩,兩
老人家堵好也老哩、準退休吔、篾仔店就放佢橫忒去咧。選竹、
倒竹、破篾、挷篾、修篾、浸竹骨、拗竹骨、焙竹骨、做竹箍,做
師傅搣籮搣䈪个身影,只有鏡鮮个留在莊下頭擺頭擺